香菸失竊記


來法國之前,我在中正機場的免稅商店買了一條七星淡菸 (NT$360,在法國一包菸是 3,6 左右),準備如果成功加入外籍兵團的話,在訓練中心拿來請同組的伙伴,請大家幫助我。

報名兵團之後,這條菸就一直放在包包的最底層,由於這種菸法國根本就沒有,我不怕人偷,所以我的內務櫃就一直沒上鎖。

2002 年 9 月 17 日晚,當我睡覺前檢查包包時,我發現菸及衛生紙被偷了 (幸好我把錢包放在盥洗用具包中,那賊很明顯地沒看盥洗包)。當天晚上我久久不能成眠,我在想應該是同寢室的人偷的,但是我該自己找尋還是向值星官報告呢?我大概在快午夜時睡著了,約凌晨4點時,我突然醒過來,腦中有個很清楚的念頭,就是交給長官來處理。

9 月 18 日早上吃完早餐,我和一位會講法文的 Rouge (DENxx, 溫州人) 一起去找值星 Caporal 報告。但是很遺憾地,他叫我們自己找。我隨即於 0730 被叫到養老院工作 (擦油漆),回來的時候已經是 1900 了。

我真的不知道要從何找起,我開始找垃圾筒,但都沒找到。我告訴那位早上陪我去找 Caporal 的那位 Rouge,請他協助,不到 5 分鐘的時間,他就跑過來交給我一個白色的菸頭,就是我失竊的香菸。他說他是從一位法國人 Rouge 的手上接過來的,不過他說他的身分敏感,剩下的就只能靠我自己了。

過沒多我就看到一個 Rouge 在抽我的菸。我想了一下,我先找其他的 Rouge 說明原委,那位先前把他的飯給我吃的 Rouge 和我一起去找那位 Rouge,那個 Rouge 說是另一個人給他的,但他忘記是誰了。他們兩位去後面的休息場地繞了一圈,但是沒找到人,他們說如果找到的話會告訴我。

我開始全面地找菸頭,結果只在法國人常聚集的地方找到了 3 個菸頭,還有那個抽我菸的 Rouge 腳下的菸頭及 DENxx 給我的共計五個。

根據菸頭的位置我認定是法國人偷的,甚至我懷疑就是那個 Rouge 偷的 (雖然他們昨天都不在,去養老院收割葡萄)。

我決定立即採取行動,向值星 Caporal-Chef 報告。我向兩位法國人求助,請他們在我法文不會講的時候提供幫忙,但他們都說這是我的問題,要我自己解決。

約 1950,趁天還亮,我向 Caporal-Chef 報告,然後他又把我早上報告的那位 Caporal 叫出來,我給他看菸頭及陳述我看到一位 Rouge 抽我的菸之後,他指著垃圾筒叫我把菸頭丟掉,然後要我離開值星辦公室。

不到 10 秒的時間就嗚集合鐘了,Caporal 要大家把包包背出來,我知道要玩大地震了。

Caporal 叫所有 Rouge 排成一列站在我面前,要我指認是那位 Rouge,我第一次說是第 12 位,我問 Caporal 他是法國人嗎?但他說不是。我再看一次,說是第 6 位,Caporal 就離開了。

Caporal-Chef 叫大家把包包的東西全部倒出來,然後又把 Rouge 全部叫進去。我們所有的包包反覆查了三次,我知道在我們這些 Bleu 之中並沒有找到,但叫 Rouge 進去是幹什麼呢?

我默默地等待,時間已經快 2130 了,如果東西真的沒有找到,我會不會被送回家呢?

終於,Caporal 出現了,他手上拿著一根菸,問是不是我的,我看了看,說是,他笑著叫我回原位並抽菸。我又不抽菸,所以我就把菸拿在手上。

幾分鐘之後,他又再度出現,手上拿著一包菸,然後交給我。

又再過幾分鐘,他手上拿著一條菸出現,就是我失竊的菸。堶惘@有 8 包菸,加上我手上的一包,總共是 9 包加一根。

之後分配寢室,我被 Caporal 從我原來的房間 14 號房調到最後一間寢室。大家下去洗澡,打掃及鋪牀。

等到查房已經是 2345 了。現在大家都知道我有一條菸,在我睡覺之前已經有約十人來向我買菸了,不過我都一一加以拒絕。

在睡前一位我不認識的 Bleu 法國人來找我,告訴我他知道是誰偷的,但是不能告訴我。

隔天 (9 月 19 日星期四),Rouge DENxx 告知是我房間的一位矮小的阿拉伯人偷的,另一位 Rouge 則告訴我昨晚他們一一搜查房間,最後在我住的 14 號房中找到的。至於那位阿拉伯人,他讓大家不能準時睡覺,不用說當然是被打得很慘。

下午 1400,我成為 Rouge。我相信那位偷我東西的阿拉伯人應該被叫出來送回家了,那個昨晚找我的法國人也被叫出來,他非常吃驚,因為 Caporal-Chef 叫了三次他的名字他才發現是在叫他。

為避免夜長夢多,當晚我把兩包菸交給 DENxx 請他給他那一批 Rouge 嚐嚐,另外 5 包則給我們這批 Rouge,剩下的兩包我則拿來在隔天上午 (9 月 20 日星期五) 拿來請其他的 Bleus。

雖然我未被告知事情的始末,但我推測是這樣的:和我同一間房的一位阿拉伯人偷了我的菸及衛生紙,但被另一位和我同一房的法國人知道了,那位阿拉伯人拿了一些菸給他,他又拿去請其他的法國人,包括那位法國人 Rouge。後來我發現那位 Rouge 抽我的菸而向 Caporal-Chef 報告,反向逐一追查及搜索房間後,終於找到我失竊的菸。而那位知情不報的法國人 Bleu 則被送回家去了。

這些抽我菸的同伴並沒有對我比較好,我要再想想其它的方法了。

2002 年 9 月 24 日 (星期日)


本網頁由小吳建置及維護,若需轉載或引用煩請告知,謝謝!